標籤:漢字  古文字  隸變  

烏程漢簡,即將面世!


2022年8月15日

转载自這批簡牘 即將面世

如果將時間撥回兩千多年前,當時的“算數本”裡會有哪些內容?商業的“通關文書”上又有留下那些記錄?醫生給病人開出的“藥方”裡有哪幾味?

近日,在浙江首次發現、出土的大批漢代書跡——烏程漢簡正式啟動出版工作,預計成果將於今年9月問世。屆時,人們將從片片簡牘的字裡行間,洞悉兩千多年前的百態世間,與古人進行一場“超越時空的對話”。

據悉,烏程漢簡為兩漢時烏程縣署遺留的實物,內容以往來公文、行政事務及公私信牘為主,涉及當時的政治、經濟、文化及軍事等各個領域,年代主要集中在西漢初期至東漢晚期之間,跨度達400餘年。

軍事文書簡牘上出現“樓船”二字

2009年,烏程漢簡出土於浙江省湖州市某基建工地,目前保存有350餘枚。2019年,由古文字學家、中國美術學院漢字文化研究所所長曹錦炎教授領銜的烏程漢簡整理工作開啟,研究團隊從文獻和圖像方面,對釋文、內容、書體等進行了分類和解讀,並採用實物高清與紅外線掃描圖像對比的方式,全方位、多角度進行挖掘。

“我們發現,在事務公文簡裡記載了當時的地名、職官、稅收、戶口、商業制度等資訊。還有很多公私信牘,為探討當時的日常工作與生活提供了很好的參考。另有兩片伴隨出土的‘衣物簿’,對研究漢代的喪葬習俗展現了非常直觀的記錄。”作為簡牘整理團隊的主要成員,中國美院漢字文化研究所研究助理石連坤介紹。

信牘

此外,烏程漢簡中還包含有醫藥簡、九九乘法表、習字簡以及道教符籙等材料。其中的《倉頡篇》,有專家指出是目前發現的第12種新版本。“這批木簡對研究浙江漢代相關歷史有著十分重要的價值,填補了浙江未曾發現簡牘材料的空白。”石連坤表示,簡牘中出現的烏程、由拳、海鹽、余杭等地名都是當時會稽郡的屬縣,還有屬於丹陽郡的故鄣、臨淮郡的海陵等地,體現了當時浙江各地之間的往來。

抄書簡中出現乘法算表

公文事務簡牘上出現“餘暨”“烏程”地名

更加難能可貴的是,部分簡牘上標有明確年號,包括西漢初期的“十六年”紀年、西漢陽朔三年(西元前22年)、東漢永甯元年(西元120年)等紀年。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漢代初期的書法風格,帶有明顯的古隸的意味,體現了由篆書向隸書轉變時期的特點,可以和裡耶秦簡、銀雀山漢簡等此前發掘出的秦漢時期簡牘相互參看。烏程漢簡涵蓋古隸、漢隸、隸草、草書甚至早期楷書的特點,為研究兩漢時期的書體演變及書風多樣化提供了新的重要資料。

草隸風格簡牘

“這是浙江第一次大規模出土的簡牘類材料,彌足珍貴。這批木簡數量眾多、品類豐富,無論從時間跨度還是簡牘內容上看,都十分罕見。”在近期一次專題學術研討會上,一位與會專家充分肯定了烏程漢簡的史料價值。由於南方氣候潮濕,木質簡牘等文物難以保存,烏程漢簡也正是因為深埋於地下、隔絕氧氣,才得以保存至今。

據瞭解,烏程漢簡的整理工作目前已經基本完成,正在進入最後的排版校對階段。此次烏程漢簡的出版物將以文獻、考古、藝術相結合為特色,呈現簡牘的實物高清圖、紅外線掃描圖像、原簡大小、局部放大圖、釋文、相關分類等內容,努力讓文化遺產“活”起來,走進群眾心裡,在其參觀、學習、領略文物的同時,零距離感受穿越時空的文明溫度,營造傳承中華文明的濃厚社會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