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大字《Nova》N176手稿研究的新進展

《Nova》N176是目前唯一存世的契丹大字手稿,目前收藏在俄羅斯科學院東方文獻研究所。N176手稿(《Nova》中國藏書,資產清冊號1005)於1954年進入前蘇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東方文獻部。最開始有人認為手稿的文字是女真文,經研究後確認是契丹大字。注意,這部手稿的編號是N176,不是H176,之前我看到有些國內的學者寫成H176,直到我看到英文版的翻譯我才知道原文的”H 176“是俄語,俄語字母”H“即拉丁字母”N“。

“手稿是一部古抄本。保留有:每冊中間縫為一疊的九冊;單獨的一冊;七張未折疊的雙頁紙;寫有文字的一塊織物。總計縫繢冊113頁加七張獨立的雙頁紙加一片寫有文字的織物。手稿放在別致的皮盒子中,單獨存放的三個硬紙盒也同樣是皮面的。“——《俄羅斯科學院東方文獻研究所收藏的契丹大字手稿書》

img最近扎伊采夫(Viacheslav P. Zaytsev)發表了一篇關於這份手稿的新研究。由於全篇文章都是用俄語寫的,所以我看不懂,只能看懂裡面的若干契丹大字即漢字。不過,文章的最後有一段英文版的摘要,這裡我就翻譯一下。

英文標題:《Identification of a Khitan historical work as part of the Nova N 176 manuscript codex from the collection of the IOM RAS and related problems》

一部來自IOM RAS藏品中的Nova N176手稿的一部分的契丹歷史手稿的識別及相關問題

這篇論文介紹了一部獨特的由契丹大字寫成的契丹文手稿——有史以來發現的第一本契丹文文獻(IOM RAS,藏品”Nova“,索引號N 176, 庫存編號1055)。2010年時,作者聲稱這部手稿是用契丹文寫成的。這篇論文闡述了作者研究這份手稿的新成果。

作者先前分析了這本書的文本的結構和內容,並且得出了一個結論:這部手稿其實是由不同的抄寫員可能在不同的時間寫成的八冊摘要。作者認為第二冊和第三冊(根據作者的分類)構成的這部文獻的最大一部分(100頁)是契丹歷史作品的片段。

在這篇論文裡,作者分析並翻譯了第二冊的三個標題,並討論了相關的問題。作者證明第二冊的書名是《大中央胡里只契丹國可汗錄》(1045),並識別出這是一部二十章的契丹文獻,這部文獻的名稱在中文文獻中稱作“實錄”或“事跡”。作者認為摘要的N176校對本中的第二冊並不完整,只保留了序言和關於早期遼代歷史的第一章。第三章包含了遼代九位皇帝的事件的傳記性的記錄,這有可能是“實錄”後面章節的節選和來自其他契丹歷史文獻的補充。

這些新識別的文獻重要性無疑是非常高的,因為這些不僅是解讀契丹大字的新資料,而且這些是珍貴的契丹民族和遼代歷史的第一手資料。這是我們有史以來第一次發現的系統地闡述遼代歷史和具有重要影響力的契丹人的契丹歷史原文獻。毫無疑問這些文獻將提供新的可以用來補充、確認、修正或對於中文歷史文獻(例如《遼史》及其它)提出疑問的資料。

關鍵詞:契丹, 契丹文, 契丹大字, 契丹小字, 契丹民族, 遼, 手稿

(翻譯結束)

個別語句的翻譯有些別扭,請大家諒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